syqwh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ptt-第142章:佛子大人,請留步(20)鑒賞-1rprm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唐果听了一会儿,大致算是弄明白了两家的恩怨,还有李家大公子那位夫人的性格。
霍雁晚是落毛的疯狂,从京府流落南府夏县,但也是个不动人情世故,只贪慕烟火般爱情的女子,在认识李大公子后便被对方追求。
李大公子读书不行,但是追女人的手段可是一套接着一套,京府规矩严苛,不比南府夏县这种小地方民风开放,所以这般狂放的追求最终让霍雁晚迷失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地要退宋家的婚事,非要加个李大公子,哪怕身边的人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也没能劝动。
最为惊奇的是,这位霍姑娘当时还闹出了一个未婚先孕,虽然这事儿知道的人很少,但宋夫人还是知道了。
南府旁支的霍家人这次再也拘不住霍雁晚,只能拿了些陪嫁将霍雁晚嫁到李家,不过因为这事儿霍雁晚和旁支的亲戚也算是闹掰了,关系大不如前。
霍雁晚本以为嫁到李家后便能幸福地当她的李夫人,但是李家人并不是真正的大户人家,依旧保留着很多乡下人的陋习,虽然也爱粉饰太平,但是其他的时候都抠抠索索,再加上霍雁晚没有娘家人撑腰,在李家当儿媳妇,不仅要伺候公婆,还要伺候爷爷奶奶。
除了长辈,还没出嫁的小姑子也是刻薄又尖酸,完全继承了老夫人的性格,所以……霍雁晚在李家过得水深火热。
刚开始的时候,李家经常闹矛盾,霍雁晚的嫁妆也被李家老小给一点点扒走,最终霍雁晚只能忍气吞声地在李家过日子,后来她肚子大了,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李家那位风流的大公子耐不住寂寞,又去搞貌美的小寡妇,还将霍雁晚带到李家的嫁妆,拿出了一部分给小寡妇,打算纳其为妾。
斗传 和平主
这可就气坏了霍雁晚,到底是京府来的姑娘,脾气肯定是有的,带着下人连夜去捉奸,最后却被李大公子打了几巴掌,最后没站稳摔得见了红,五六个月份的孩子小产,肯定是保不住的。
不过因为这一闹,孩子没了,小寡妇也没能进门,但霍雁晚和李大公子的关系算是正式破裂。
又过了一两年,霍雁晚再次怀孕,这回她变得更为聪明,任凭李大公子在外面沾花捻草,但是绝不允许纳妾进门,李家长辈也不想李大公子弄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回来,只要不纳进李家,随他在外面是招惹小寡妇还是眠花卧柳。
但,霍雁晚肚子里的孩子月份还小的时候,又跟小姑子发生口角,小姑子大冬天的将人推到小池子里,孩子又没了。
二次小产,霍雁晚伤了身子,更是和李家人的关系水火不容。
最后没到一年,据说就病死了。
不过李家人对霍雁晚也不厚道,人死的时候也就是买了副棺材,草草地将人丢进棺材里,棺材板一钉,根本没有停灵,第二天就花了八十文,请了村里四个汉子将棺材抬到坟地里葬了。据说,霍雁晚从生病到死,甚至最后下葬,李大公子都没有露过面,待在镇上的酒楼招猫遛狗,依旧快活。
都说死者为大,但是李家人对霍雁晚这个儿媳妇可谓是十分之刻薄,就是同村的人都看不太下去,最后还是几个抬棺的男人凑了十几文钱,买了两摞纸钱给她烧了。
……
“都是孽债。”宋夫人神容悲戚的说道。
饶尹更是听得目瞪狗呆,她根本没想到这种种田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故事情节,就这样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身边,为此她震惊地感慨道:“难道她就不能和离吗?为什么非得跟李家的人死磕呀?”
唐果没发表任何言论,宋夫人摇头说道:“和离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为什么?”饶尹面露不解地问道。
宋夫人目光有些缥缈:“这个世界总是对女子过于苛待,霍雁晚已嫁入李家,且与背后娘家人闹翻了,她又怎么会低声下气回去求霍家旁支的人再出手相助,就算回去求助,可能也只会得到冷嘲热讽,毕竟霍家旁支当年虽依靠她们京府主家,但是也出了几服,关系哪里会有那么亲近。”
饶尹张了张嘴,觉得事情不该这么说,离婚嘛,应该没有那么难吧?
唐果看着她单纯的脸,解释道:“除了没人支持霍雁晚,李家人可以光明正大的欺负她外,霍雁晚之前与李大公子未婚先孕之事也是她的污点,况且她的嫁妆又被李家人扣走,估计手里根本没剩多少,所以即使她能和离,以后生计也是个极大的问题。
“她是京府来的,平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根本不会什么赚钱的技能,只能祈求命好嫁给好男人,但李家的大公子明显不是。若是真能和离,李家肯定不会对她留情,肯定会对外大肆宣传她品行不端,她就是想二嫁来改变命运,估计也嫁不得什么忠厚老实家中富裕的男人。
“与其日后落得每日都要担心温饱,还要被人指指点点,她也只能咬牙吞下自己酿的苦果,至少她还能保住李家大公子夫人的牌面,就算里面的骨头烂了,外面的壳子也必须体面。”
……
饶尹根本没想到这其中还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听唐果和宋夫人说完,她背后发寒,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顿时心底有些慌,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落得霍雁晚那么个下场。
宋夫人看出来她的紧张与不安,有些后悔自己说了那么多。
唐果倒是没想这些,伸手摸了摸饶尹的发髻,笑道:“你不必担心,我看过宋公子的面相,虽不说日后封侯拜相,但是却也有个极好的前程,而且他这人一身傲骨,看待事情也十分通透,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人,况且你与他相识也有数年,总该是了解他品行的。”
“有些人的性格,能藏一时,但是藏不了一辈子。”
“饶姑娘,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也要相信宋公子对你的感情和真心。”
饶尹听到她的话,心慢慢安定下来,宋夫人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抬头望向叩门的宋烨梁,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烨梁,进来吧。”
宋烨梁端着红木食案进门,下意识地看向镇定自若的唐果,刚刚的话虽然他没听完,但是后面也多少是听了一些,李家的事情他不多做置喙,但他可以保证自己对待饶尹是认真的。
唐果提起茶壶,倒了四杯茶水,抬手邀请宋烨梁入座:“正好宋公子来了,我也有些事想问问你。”
宋烨梁坐在饶尹另一侧,先将茶水放在宋夫人面前,之后又将另一杯放在饶尹手边,最后才给自己端了杯茶水,从容地说道:“唐姑娘有什么问题不妨直言。”
唐果抬眸道:“你可知李家人将霍雁晚葬在何地?”
宋烨梁愣了几秒,不确定地说道:“这个我其实不太清楚。”
说完,他偏头看向另一边的宋夫人,问道:“娘,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宋夫人摇了摇头,看着唐果说道,“霍雁晚草草下葬,但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听说李家人也从来没去看过,估计这几年坟地都荒着……”
唐果低头掐着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坐直身体的宋烨梁:“可是我算过,你和霍雁晚之间是有一线联系。”
宋烨梁没想到她的能力那么厉害,看着饶尹将目光投注过来,他神色有些僵硬,单手握着杯盏,骨节分明,修长干净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杯壁:“我的确不知她葬在何处,不过在她死之后,我去夏县官府领官府发放的粮食时,特意去霍家走了一趟,跟他们说了霍姑娘的死讯,也讲了李家在她时候过于薄情的作为,后来我便回家了。”
“原来如此。”唐果有些意外,宋烨梁真的是个不错的人。
霍雁晚退婚对他这种寒门学子来讲实是一种羞辱,不过这人不急不躁不骄不馁,为人处世也有自己一套准则,值得人称赞。
她对宋烨梁的观感比较好,目前对这人的评分在男主裕策之上。
虽说这是个古早狗血虐文位面,但真心讲,前期的男主和男配为人都还是不错的。
就是后期,操蛋的作者,操蛋的天雷狗血剧情,虐得人三观金辉,五感全失。
……
宋烨梁略一思索,缓缓说道:“唐姑娘想找霍姑娘的墓?”
唐果微微颔首:“我是想印证一些事情。”
饶尹两手托腮,睁着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问道:“验证什么?”
“你听了估计会害怕。”唐果别有深意地说道。
饶尹打了个寒颤,宋烨梁的目光变得格外幽深,打量着唐果半晌,道:“若是唐姑娘想找她的墓,可以去问问村尾的那三户村民,村尾那三家贫寒,靠着卖苦力赚钱养家,当时李家找的就是他们去抬棺下葬。”
宋夫人点了点头,似是想起什么,说道:“说到这里,我也想起来了,村子里闹鬼这事挺奇怪的,除了我们宋家有祖上传下来的辟邪之物,鬼祟难近,整个元齐村也就村尾那三家人没有受到半分影响。其他人家多多少少都被村里的鬼祟收拾过,有些是大晚上梦游,脱光了躺在李家门口过一夜,有些是弄得自己满身血,把自己挂在李家大门的柱子上……但就那三家人,每天睡得安稳,从没遇见过撞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