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7ob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第五界點-第一千零六十三章推薦-fkd3v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第五界点
“不得不说这一次的爱尔梅希尔德带回来的资料,就像是给掉入了悬崖之中的我们送来了能够变强的秘籍一样。”
阿撒塞勒的形容让王权感觉到吐槽不已,其他人则是有一些迷茫,显然也不知道阿撒塞勒在说一些什么。作为天朝人,对于自己的文化自然也有一些了解,自然也知道阿撒塞勒所说的是那一些武林小说上面的模式。
比如主角坠崖获得了前任的指点获得了超强的力量,又或者遇上什么天大的困难获得了帮助…像是这样的状况,放在现在来看的话多少还是有一些奇怪。他们现在的确是在悬崖不错,不过却是悬崖勒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坠落。
不过更加令人感觉到在意的也并不是这一个小小的比喻,能够让阿撒塞勒说出这样的话,这也就代表着他似乎是从现在这个绝境之中找到了一些能够胜利的因素吗?
“阿撒塞勒,你找到了怎么对付圣经之兽的办法吗?”瓦利也有一些奇怪的看向了阿撒塞勒。
“我不是说了,瓦雷莉她是我们现在的希望。”阿撒塞勒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瓦雷莉的身上,瓦雷莉也显然注意到了所有人打量着她的视线。那看起来有一些炽烈的视线并不包含任何不好的欲望,本能告诉她这一些人都不会对她产生任何伤害,可她还是没有适应着炽烈的视线而低下了头。
“好了,不要吓到她。同时我也纠正一下我的话,我们现在的希望是瓦雷莉体内残存最后的一个圣杯。从资料上我也得出了一个结论。”
阿撒塞勒对着他们伸出了一根手指,在他们的面前晃了晃。
“这个时候就没有必要卖关子了吧。”莉雅丝没声好气地看了一眼阿撒塞勒,有一些抱怨的开口说道。
“咳咳…”原本还兴致勃勃的阿撒塞勒却也是被莉雅丝这一句话呛了一下,不过这句话倒也是挺正确的。现在启示录圣兽都快打过来了,也没有时间给他卖关子了。他轻咳了两声,继续开口说道。
“结论就是通过圣遗物的共鸣,可以关掉圣杯。这一点已经提前在瓦雷莉的身上实践过了,是可行的。这样的话,理论上我们也可以通过同样的方式将邪龙手上的圣杯给关闭。”
“依靠着圣杯力量复苏的邪龙暂且不管,已经使用出去的力量应该不会受到印象,不过还需要持续作用的造物应该会直接瘫痪了。没错…只要这个目的达成的话,理论上我们能够遏制所有邪龙的诞生,或许也有办法影响启示录圣兽以及那一些量产的赤龙帝。”
这一句话也让所有人的眼睛亮了起来,造成这一次事件的根本原因也就是瓦雷莉的圣杯利用。它在那一些有心人的手中简直是一件利器…也就是圣杯给他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兵力。假若能够将他们手上的圣杯关闭的话,战局只会对他们这一方有利。
更不用说现在圣杯还在一直反哺着启示录圣兽,切断了圣杯的联系,他们所需要面对的或许也就不是那么不可一世的启示录圣兽了。
“不过现在也不能够盲目乐观,必须要瓦雷莉亲自靠近启示录圣兽才可以,而且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是那一个分身持有圣杯。不过阿日·达哈卡或者是阿佩普两个人身边的启示录圣兽分身上面具有最高的可能性。”
阿撒塞勒的这一句话倒是将所有人原本燃烧起来的情绪又给浇灭了下去…对啊,如果不靠近的话,那不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吗?哪怕是他们手上持有这种可以关掉圣杯,削减地方大部分实力的办法,没有实施的手段,那也只能够干瞪眼。
“机会总是会有的,只是或早或晚而已。”阿撒塞勒也深知打人一棒子再给一枣子的道理,并没有完全将他们的积极性给打消。最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了瓦雷莉胸前的紫色十字架上。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稍微注意一下。除了瓦雷莉以外的恶魔、吸血鬼、妖怪都不要触碰…”阿撒塞勒的话并没有说完,他的声音就被卡住了。原因无他,王权对于那一个紫色的十字架也充斥着好奇,他拿起了瓦雷莉胸前的十字架上下打量了一番。
“怎么了吗?”感受到阿撒塞勒那十分惊讶的表情,王权有一些奇怪的看向了他。王权能够感觉到自己手中的十字架的确是和一般的十字架不太一样,它会持续给王权反馈一种温暖但又刺人的温度。
“你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吗?”阿撒塞勒看着握着紫色十字架把玩的王权没有半点事,他也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
“能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难不成这上面还加了什么限制吗?”王权将手中的十字架轻轻放下,它也再一次悬挂在瓦雷莉的胸前,看起来就和一般的十字架没有任何的怪异。
“不可能…那个十字架经过了我们一些调整,应该是除开瓦雷莉以外非人者拿到几乎上会受到致死的伤害才对…”
说出这一番话的阿撒塞勒也对着瓦雷莉胸前的紫色十字架伸出手,为了确保这个紫色十字架并没有失活。他想要确认一下,和王权完全不一样的待遇,他的手还没有完全接触到十字架的时候,炙热的紫色火焰呈现着滔天之势,仿佛只要阿撒塞勒伸出手去接触,就会完全被灼烧。
“看起来是没有任何问题…”阿撒塞勒讪笑着收回了手,同时他又有一些奇怪的看向了王权。按照他们的精密测试,这个圣遗物对于身上具有污秽气息的生物都会毫不留情斩杀才对…可为什么这紫色十字架对于王权完全没有敌意。
哪怕他是赤龙帝的宿主也好,可它也是神灭具之一,而且还是圣遗物,应该也不会畏惧这种‘强权’。这还真的是令人感觉到费解…到时候似乎可以从王权身上下手,研究一下他的身体。
突然之间王权感觉到了一阵寒冷,可他又怎么会感觉到寒冷…
“咳咳…总而言之,除开王权还有瓦雷莉,其他人都不要去触碰紫色十字架。那是会让人受伤甚至是致死的东西。”
王权算是一个特例,但是其他人应该不会都是特例,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叮嘱一下其余人。
都市重生之流氓纨绔
阿撒塞勒的提醒其余人自然也不会当耳边风,他们姑且还是相信阿撒塞勒没有去触碰那个紫色十字架。当然除开爱西亚她们这一些原本就属于教会的人,其他人也对十字架没有任何的兴趣。
“现在最重要的是当下情况,霓虹这边出现了一头启示录圣兽的分身,欧洲那边也是一样。两边的神秘势力尽出都没有能够拖延他们的脚步。”
论起现在的情势,阿撒塞勒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那两边正巧是阿佩普以及阿日·达哈卡带队,也就是说圣杯很有可能会出现在人类世界。而我们也需要兵分两路,分别对抗霓虹近海的启示录圣兽以及欧洲那边的启示录圣兽。”
“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去试探一下到底是谁持有圣杯吗?”
王权有一些疑惑地看向了阿撒塞勒,如果他们不知道是哪一方持有圣杯,结果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非常的不讨好…他们不可能带着瓦雷莉两边跑,这样会让他们知道他们的计划,关于瓦雷莉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够出问题的。
“关于这一点,阿撒塞勒前任总督也有考虑过,也已经吩咐了我的同伴去调查这一件事情了,报告也应该差不多该要回来了。”几濑鸢雄这个时候也开口为阿撒塞勒解释。
试探基本上也是很难以试探出来了,王权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着阿撒塞勒建议说道。
“总之现在还是需要先行动起来再说,再这样下去启示录圣兽的分身就要登录霓虹了,那样的话对于人类世界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欧洲那边的状况也差不多吧,估计这一仗打下来,人类的科技水平要后退至少十年甚至二十年。”
这的确是一个不得不正视的问题,阿撒塞勒的神情一肃,展现出了上位者该拥有的气势和风度命令道。
“的确是这个道理,那么霓虹这边就交给由神秘研究社为中心的DXD小队负责吧。加斯帕还有瓦雷莉也可以先跟着莉雅丝他们一起行动。根据后面的回报,你们的行动方向可能会发生变化。”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是!”
莉雅丝和王权为首,吉蒙里眷属也一同点了点头。阿撒塞勒也清楚生活在这个国度的莉雅丝自然也对这个国度产生了些许眷恋,王权对于这个国度也是有一些好感…这算是阿撒塞勒的私心吧,不过在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比他们更加适合这边的作战了。
“那么,瓦利你的选择呢?”阿撒塞勒并没有选择命令瓦利,而是开口询问。
“我还是去欧洲那边的启示录圣兽旁边吧。”
同为瓦利小队的美猴、黑歌还有亚瑟他们全都同意了瓦利的意见,他们小队里面还有弑神狼,只是拖住启示录圣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只要多加注意不被攻破就足够了。
腹黑大神:捡个萌宠带回家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也跟着瓦利他们去那边吧。这边有赤龙帝和加斯帕就已经足够了。”几濑鸢雄也笑着开口,除开瓦利战斗力暂且不谈,王权还有加斯帕两个人姑且算是现在所有人之中最强的战斗力吧。
一个是最强的赤龙帝,有资格问鼎世界强者前十的强者,另外一个身上更是具有魔神的意识存在。
“安心吧,为了这一次的行动我们也算是做足了准备。在这一次的行动之中,我们将会对出现在各个领域之中的七只启示录圣兽使用我和阿撒塞勒老师他们共同开发的启示录圣兽专用束缚结界。时间上虽然不能够持续很久,不过应该能够完全阻止他们的行动。”罗丝薇瑟所说出来的话就像是定海神针一样,让他们感觉到了有一些安心。
“原本我们是打算只锁定人类世界的两只,可我们并不能够预测其他五头在两头被封锁之后会做出什么反应,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打算将所有的启示录圣兽给封印住。”
阿撒塞勒接着罗丝薇瑟的话继续说下去。
家园 酒徒
“以现在的状况来看,那种结界只是一次性的消耗品。想要在一次使用的话,只能够使用不同的术式再一次从头开始构建。因为这一次的结界可能会让那个家伙产生法术抗性,并且我们的结界只针对启示录圣兽生效,对于量产邪龙以及冒牌的赤龙帝都起不了作用,这是重中之重的问题。”
仅有一次的机会…这倒是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紧迫感。不过这也很符合启示录圣兽的设定,毕竟那可是连神都杀不死的存在,只能够勉强封印它的存在。
“既然能够封印启示录圣兽,那么你们应该有应对它们的办法吧?”
亚瑟也似乎察觉到了一些情况,既然他们有能力开发针对于启示录圣兽的结界,这也就代表着他们应该也有能力开发出一些能够对启示录圣兽造成实际性杀伤的东西。
“的确。”阿撒塞勒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
“我…应该说是我们有一个想法。那是我们的终极王牌,目前来说也只有最上层的人拥有知情权,所以很抱歉我也只能够对你们先保密了。”
“这个时候还要卖关子吗?”王权也有一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但也并没有说出什么其余的话。现在依靠其他人也不是什么现实的事情…至少他要能够将霓虹近海的那个家伙给排除掉才可以。
“那么我们也差不多该要出发了。”和王权抱有相同想法的一群人也点了点头,各自牙开始奔赴了战场。
这一场关乎于世界的大战,也在这个时候正式打响了号角。